欢迎光临建站营销网站,一站式轻松搭建网站

快速平台建站公司

自助建站搭建平台系统,企业快速建站平台

在深圳你觉得累吗?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5-06      浏览量:0
四十岁,在深圳,我突然失业了,恰好是交房

四十岁,在深圳,我突然失业了,恰好是交房子首付后的一个星期。

2018 年的端午节,我们家迎来了第二个孩子。在孩子出生前一个多月,我刚刚去东莞把新房的首付款交了。

我跟太太的工作单位都在深圳会展中心附近,但在我太太怀孕三个月时,从福田搬到了龙岗。

同样是租一个三室,龙岗要比福田便宜两千多块,这能给马上就要降临的老二买两个月的奶粉。

为了不再让老二像她姐姐一样,为了上个学各种折腾,我一咬牙在东莞定了套三居室。

东莞房价对比深圳房价,就类似于龙岗租金对比福田租金,虽然国家出台各种调控政策,但龙岗房价依然要四五万一平,东莞只要两万出头。

有朋友为我惋惜,说这样将来只能在东莞定居,成为东莞人了。

在深圳拼了这么多年,放弃这座大都市太可惜。

我打着哈哈说:「从来就没属于过,又何来的放弃?要说放弃也是这座城市用它的高房价抛弃了我们。」

在交房子首付后的一个星期,我就失业了。

之前我工作公司的母公司是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设计公司。按道理我应该过得潇洒滋润,完全不用担心前途与钱途。因为资本市场的钱实在是来得太容易了。

不过老祖宗的话一定要时刻牢记于心,比如居安思危。世上不止笔直的路是骗人的,太顺的路也很容易让人摔跤。你不知道未来的路上究竟是埋的彩蛋,还是就单纯挖了一个坑。

2019 年 5 月,投案自首的原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任期间,加强了各种对资本市场的严管,并讲出了「面对资本市场的野蛮人、妖精我不能坐视不管」的知名言论。

我们的母公司当时撞到了枪口,成了被严查对象。

短短时间内各种泥沙俱下,墙倒众人推,资金链全部断裂。

我们公司主营业务是程序设计,老板是个谨小慎微的人,虽然没有走得多快,但贵在踏实稳妥。

2015 年的一个偶然机会,老板接触到了一个投资人,在这位投资人的牵线搭桥下,跟一家上市公司展开了合作(也就是给我们投资的这家母公司)。

后来我跟我们的老板聊天,他说资本市场的钱太不好拿了,烫手烫脑。他们给了你一个硕大无比的泡泡,并且这个泡泡是彩色的、阳光一照光芒万丈的那种。但你不知道这个泡泡什么时候会破,而且也不会知道会通过怎样的方式破。

他说唯一的好处是过了一把有钱人的瘾,过了一把做什么决定不用太多考虑成本的瘾。

谨慎不代表没有想法,我们老板是个善于思考、想法不断的人,很多想法在没有跟这家上市公司合作之前没有付诸实践不是因为执行力的问题,大部分是因为没有启动资金,或者说怕一把把自己给梭哈了进去。

钱壮怂人胆,钱更壮老板胆。

在钱的作用力面前,是不太分阶级与层次的。

2015 年之前,我们公司三五十人。跟那个上市公司合作后,短短时间内扩张至两百多人。现在母公司暴雷,可以预见的大范围裁员开始了。一个月的时间,公司从两百多人锐减至五十余人。被裁的不止普通员工,也包括几个公司中高层。

我那段时间正忙于迎接第二个孩子的降临,也频繁朝东莞跑,为了新房的事情奔前忙后,所以并未太过关心公司的各种变化。

同时,内心对自己的能力也还是有信心,我们做设计的,拼得是硬实力,就笃定自己不会在被裁名单。

所以,当我收到我的直属领导、同时也是公司股东之一的余峥,谈论有关我离职的微信时,有一点懵。

跟余峥相识 12 年,共事 10 年,因为配合默契,基本已经处成了哥们。

他给我的微信留言也没有考虑措辞,就直来直去说目前公司遇到困难,几个股东工资全部减半。他不忍心让我减半,跟着他们几个负责人承担现在的困境。

「我是公司老板之一,必须跟着公司共存亡,但不能要求你跟着共存亡。共荣行,共艰难我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谁都要养家糊口。你看看要不要另谋出路。」

让我心存感激的一点是,他留言里说考虑我现在刚有了二胎,又新买了房子,如果有困难,就再在公司干一个月,薪酬不变。

我说给我几天时间考虑下。

但我姐劝我收下老妈的钱。儿子买房,当妈的拿一些钱,就会觉得自己尽了当妈的责任与义务,同时也证明自己还有用,还能帮上孩子一点忙。老母亲自己也讲,说老爸还在的时候就打算过,要在我买房的时候赞助一点。

「以前觉得两万块很大一笔钱。后来钱不值钱了,想着怎么着也能买个厕所。现在看是一平方都买不到了。」老母亲讲的时候,自顾自地讪笑。

这些普普通通的事情,很鸡毛蒜皮,又实打实地发生在每一个普通家庭里。这也是为何我不管不顾各种压力要生二胎的原因。

我想给老大留一个伴,除了情感依靠,将来遇到事的时候也有商有量、有帮有托,不至于形只影单、孤勇相抗。

尽管接下来的压力很大,考虑到自己的存款还能撑一段时间,又出于朋友角度不想让余峥难为,三天后我回复他就做到月底就好。

那个月最后一天的下午,我在办公室打包各种要带走的东西,余老板到我办公室,说老二马上要出生了,先把份子钱随上,然后硬塞给我一个公司几位股东凑起来的红包。红包鼓鼓囊囊,拿在手里特踏实。

很多时候,越是相熟的人,话就越是不能朝明白里说,否则就显得假,特矫情。当时我打着哈哈说钱收下,酒欠着。心里清楚他们是怕我没工作了压力大,帮我顶一下。

在此一并谢过。

我没有把失业的消息告诉我太太。